Hot Articles

April 30, 2017

Go Girls! Ride and Rise

“We do what we love, we love what we love because we believe we have that choice.” Time to Bike Getting a plan with the girls […]
April 22, 2017

古堡之城 – Castle of York

火车飞驰,窗外的风景像被打快的电影画面,一亩亩黄澄澄的菜籽油场。 唰的一刹那,换成一栋栋复古的独立式小洋房, 一共大约三十几栋,各式各样的低调的独家设计。火车里是一片的寂静,时不时传来坐在邻座老人的咳嗽声。能听见的是火车嗡嗡响着的引擎声,路易斯坐在一旁翻阅着报纸,一声不响的。 很快地从Huntingdon抵达Peterborough的月台,转站到约克(York)。由于火车行程延迟,我们站在月台等了半小时。看见闷闷的我,一米七的路易斯半蹲着,把视线调到与我的身高同一个水平,嘲笑着我的视线停留在“矮”的世界。我眯着眼睛盯着他,听着他不附和逻辑的解释。火车终于抵达,一小时的车程,来到约克,一个座落在乌斯河(Rivers Ouse) 和Foss合流的城寨。 从火车站走向市镇,是一道把城市围起的城墙,兴致勃勃的我们来到这座拥有丰富的文化遗产的城市。走进还保留着的城门,是街道两旁是一间间的店屋,和剑桥很是相似。不同的是,约克的食物价格稍微便宜。酒吧和教堂通常不会齐头并进。饥肠辘辘的我们来到一间从外看是一所教堂,但里头却是酒吧和酒馆- The Parish享用午餐。这酒吧已建成了一座保存完好外建筑物内,并创造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喝啤酒与用餐。在里面,有高高的天花板,吊灯和教堂的窗户,加上舒适的座椅和驻场DJ。 午餐后,我们盲目地闲逛,来到约克 Newgate Market,可说是英国北部最好的日常开放的市场,大约有一百多个摊位,每天提供各种干货,水果和蔬菜,新鲜的鱼与肉。穿过琳琅满目的市场,来到小巷,两旁是餐馆,酒吧,精品店,咖啡厅,糖果与巧克力屋等商店。虽说它们都是座落在同一个小巷,但每一间店铺的设计与布置都是别有心思, 各有独色。我们来到一间著名的巧克力店铺(York’s Chocolate Story)。踏入店里,一股浓浓的巧克力扑鼻,看着精美包装的一颗颗巧克力,很难不让人垂涎欲滴。这不仅是一间专卖巧克力的店铺,顾客还能参观制做巧克力的过程与约克的巧克力故事。游览的经验分布在三个区:故事区(Story Zone),工厂区(Factory Zone)和特惠区(Indulgence Zone)。 离别巧克力店铺,我们来到约克最突出的大教堂(York Minster),是世界上最宏伟的大教堂之一,与基础根植于民族的最早历史。揭示约克大教堂的圆顶地下室。 约克大教堂有着两千年英雄,历史和人类的旅程,是英国其中一个大的保护和修复工程,尖端科学穿夹古代的工艺,是约克大教堂的荣耀。看着约克大教堂宏伟的建筑设计,不禁赞叹。彩绘玻璃和石头的杰作誉为英国的“西斯廷教堂” (Sistine Chapel)。 我们来到一间当地著名的咖啡屋(Retro Fondue)享用下午茶,点了巧克力火锅与草莓。冷冷的草莓沾着热乎乎的比利时巧克力(Belgian Chocolate),草莓酸酸的味道与巧克力的甜美,恰到好处的搭配,让人回味。 […]
April 22, 2017

浪漫都市 – 巴黎 – The City of Romance – Paris

回想起一年前报废的巴黎机票,心还是会隐隐昨天。一年前的八月,原本答应好友,萧,到巴黎拜访她,谁知赶着回国,匆匆忙忙地也没好好地给她一个好的解释,就取消了行程。 萧是我在剑桥大学认识的朋友,是法国华侨,能说一口流利的法文,听起来根本与法国人没什么两样。萧虽然身上流着的是华人的血,但样貌仳像夏威夷的小妞,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她说是因为爱游泳,在海边的阳光晒成那样的。这次回到剑桥一游,我决定到兑现一年前的承诺,到巴黎走一趟。所以在剑桥待了几天,便程搭火车 Eurostar 从伦敦直接到达巴黎。 在火车上的时间,我兴致勃勃地想象着法国的浪漫,有时嘴角会不经意地露出一丝丝的傻笑。大约两了小时,终于抵达巴黎北站(Gare du Nord 火车站),一踩出 Gare du Nord 火车站,我顿时感到有点茫然若失,因为 Garedu Nord 火车站附近的风景, 与我想象法国的华丽有点差异。火车站外抽烟的人还数不胜数,所以感觉乌烟瘴气的。走着走,还有一阵阵尿味,一开始实在不解为何会有异味,后来才发现法国人很喜欢养狗,狗儿撒的尿才使到阵阵异味。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带着平常心,好好享受这个久违的旅行。所以在车站,拿了一些路图。这才发现 “北站” 是法国的六大总站之一。车站的人群,陆陆续续的,果然是最繁忙的日本以外,世界上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这里的旅客成千上万,远远望去,好像是蚂蚁一样。来自不同国家的旅客,不同的肤色,说着不同的语言。有的一身贵气的打扮,有的一副随兴的装扮。挤在人群中,也不晓得闻到的是路人的香水,还是汗水味,有时一阵芬芳,有时一阵酸臊味,好不容易才挤出人群,走到巴黎的街道上。一到巴黎,当然是先把重重的行旅箱搁下,所以当然先得寻找旅店。渐渐走远 Gare du Nord 火车站,发现离得 Gare du Nord 火车站越远,环境就越干净些。在酒店放下行旅后,就迫不及待地外头悠荡。沿着大路一直走去,才发现我们来到了巴黎著名的在圣马丁门(Saint-Martin),位于圣马丁街,是巴黎的纪念碑。在圣马丁门是一个凯旋门,由石灰岩和大理石建成。圣马丁门上有精致的浮雕,有着不同的图案,大门的北侧有个坐在狮子旁的女人,其他的侧面还有人的雕像。穿过大门,是大街,大街的两旁是各式各样的店,有餐厅,咖啡店,酒吧等。 […]
April 22, 2017

花园派对 Garden Party

一早来到了哈默顿学院(Homerton College),看见许多学生还是半睡半醒地在草原上游荡,有的还穿着睡袍。这就是剑桥大学不同之处,大学的系统与本地不同,大学负责编排学生的科系,而学院则负责学生的住宿和饮食。学生在学院的作息是非常悠闲和自在,就像在家的感觉。所以看见身穿便服的学生也是屡见不鲜。 很快的,学生都涌至哈默顿学院的花园派对。早晨虽是细雨绵绵,但学生们还是兴致勃勃地来到花园排队买热狗。我与朋友找了个位子,坐在还是有点湿湿的草地上,看着远处玩日本相扑(Sumo)的学生。两人穿着厚厚的相扑外服,远远看去就像两个大胖子。参与相扑的学生,当然没跟照日本的比赛规则,而是各自搞怪地把胖嘟嘟的自己压倒对方;一些还没攻击对手就自个儿跌跌撞撞地倒落在地。 离开哈默顿学院,回到达尔文学院(Darwin College),达尔文小岛是闹哄哄的,许多朋友都聚集在康河的两畔。达尔文夏威夷式花园派对,准备了花环、啤酒和小吃,所以吸引了来自不同学院的学生。当我还忙着与新朋友高谈阔论时,“哇……”的一阵喧嚷让很多人都往康河畔走去。 这时看见了一只只船只,集合在达尔文小岛的康河中央。不同国籍的朋友闹着玩儿,每一只船好像都有自己的主题。有的身穿怪博士的白袍,有的打扮成海盗,还有几个男生,干脆赤着上身炫耀着自己的六块腹肌。原来一场撑船比赛即将开始,大家必须把船撑绕剑桥一圈,回到达尔文学院。 喇叭“哔”一响,大家开始卖力地划着,站在河畔的朋友打气。但比赛没规则,所以有的船员跳到另只船内捣蛋,有的向对手泼水,有的拉着另只船不让对方前进。现场是一片混乱,却十分搞笑。海盗船员拉着肌肉队的船只,因为一拉一扯的,结果肌肉队的船在河中打翻,船内的船员一同掉入水中,看得我心惊胆战的,却因他们的无厘头感到好笑。也因为赤裸着上身,所以几个男生都冷得哆嗦,湿淋淋地游回船上。还好大家都安全无事。其实,虽说是比赛,但看得出大家对输赢有如浮云,真正在乎的是能和不同国籍的朋友无忧无虑地体验剑桥的学生生活。看到湿漉漉的他们,还乐在其中的,感到十分有幸能成为剑桥的一分子。 匆匆的,从达尔文夏威夷式花园派对,赶到皇后花园派对,十分兴奋,因为今年的主题是“反弹派对”(Bouncing Party)。我的两位异国朋友,因为没有及时买票,所以突然起了个念头,一声不响地把我的入门票复印了两张假入门票。我发现后,愣了一会儿,苦口婆心地劝他们,伪造入门票总是让人忐忑不安的。但他们却胸有成竹的,我也不想让他们扫兴。来到入门口,守在门旁的是两个高大威猛的男士,有点像WWF的摔跤选手。 看见浮现在他们手臂上的筋根,我那两位异国朋友变得有点迟疑。我心想,大概他们心里的竹被那些筋根给搅碎了吧!结果,他们还是没敢带着假票券潜入派对。我与其余的朋友只好先进入派对。还未7点,皇后学院的花园,已是人潮汹涌,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位子。 入门票包括了两份晚餐和两瓶饮料。其他的冰淇淋与棉花糖都是免费的,所以我也毫不犹豫地一口气吃了两个冰淇淋,之后看着涨涨的肚子,才觉得后悔。 派对里,有现场摇滚乐队,都是一些文武双全的剑桥学生,演唱着流行音乐。我们吃着汉堡包,一边聊天,一边听音乐。四周是一些游戏设备,都是充气的反弹游戏道具。有的学生坐在“弹弹球”(Bouncing ball)上,跳来跳去的,有的忙着拍照。花园的一旁是个充气滑梯,我们几个比个上下,看究竟是谁先到达终点。我一踏进充气滑梯,就失去平衡,跌了个四脚朝天的,刚想要站起来时,因为朋友们的移动,使整个充气滑梯都在震动,又是跌了个四脚朝天的。最后,我干脆用匍匐式前进,终于来到终点。哎哟,这些剑桥的朋友,连玩游戏也那么认真,让我一个人在充气滑梯里,弹了又弹。虽然如此,大家还是玩得很开心。 晚帘落下,派对上播放着摇滚音乐,喷放着白白的泡沫。我的朋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用满满都是泡沫的双手往我的脸蛋儿塞去。开着嘴的我,舌头尽是苦涩的肥皂味。因为满脸的肥皂,眼睛眯得看不清状况,但还是不甘心地想报复,所以没多想就随手从地上抓了一把泡沫,依着第六感丢向友人的方向。一朵朵的泡沫,洒向集聚在皇后学院里的学生们,瞬间,草原是一层层雪白的泡沫。随着从播音器的摇滚音乐,学生们开始疯狂起来。有的把朋友推倒厚厚的泡沫中,有的捡起地上的泡沫往朋友丢。一场泡沫战就此展开,这就是皇后学院的花园派对。 大学繁重的课业并没有剥夺学生们享受玩乐的机会。在派对里,大家都抛开严肃的学习态度,忘我地和朋友们度过一段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这就是活力十足的夏天派对
April 22, 2017

逆水而行 – Punting Against The Tide

考试终于告一段落,心情也稍微缓和下来,我与图书馆暂别,是时候站在达尔文的花园发发呆。春天的到来,园丁们也渐渐忙碌起来。花园里种满了各式的花儿,我很庆幸外头的这一片风景不在是灰白色,屋外的这一切就像被上了水彩的一幅画。 春天的阳光,似乎只有保暖的作用,每当微风吹过,还是会让皮肤因冰冷而紧绷起来。享有达尔文学院生的福利,我租了达尔文的平底船,与朋友们相约来撑船。我们集聚在皇后学院前,先是嘻嘻哈哈地讨论考试完毕的感受,接着稀里哗啦地说着假期旅程。由于一艘平底船只能容下六人,我们分成两队,带上了蛋糕与红酒,纷纷搭上平底船。 正当我们准备就绪,另一批的朋友,因为天气而临时退缩,抛下我们改了行程到餐厅享用早餐。我们五人继续原先的计划,在这时晴时阴的这一天,把船撑到河中央。每当冷冰冰的风扑在脸上,脑袋浮现另一班朋友们坐在餐厅里喝着热乎乎的咖啡时,就有点后悔。不过当我们划过国王学院的后院,看着在春天里盛开的花儿,早点的牺牲是值得的。坐在船上,路易斯负责撑船,我与爱芸,听着来者泰国的Poonpha述说着不同学院的历史。柯南在船头负责用桨操纵船的去向。 在这凉飕飕的早晨,其实撑船并不是很容易,加上我们五人,只有路易斯稍微懂得撑船的技巧,进度有点缓慢。原先以为在康河撑船,应该是逾闲的,不知为何,每当船只稍稍晃了晃,即是只是坐在船里的我们,都显得格外的紧张。我们轮流地尝试撑船,也因为这样把气氛搞得格外的忐忑。在河中央调位,从船身跨到船头,对于撑船一窍不通的我们,似乎有点难度。时不时,路易斯或柯南会调皮地把船无原无故晃一晃,让我们这几个女生慌了慌,狼狈地紧握着船只的两旁。也许大家似乎过于专注船的去向和确保我们都不掉进康河里,把原先准备在船上享用蛋糕与红酒都抛到九霄云外。 虽然撑船比我们想象中不容易,但也因为这样,闹了不少笑话。在撑船的过程中,除了掉进河里,最糟的应该是船杆掉到河里。我在撑船时,不小心地把船杆扎进河床,那刹那,船杆一动也不动的,但船只却依然往前移动。若我放手,那船杆将扎在河中,若我紧握着不放,我有可能会与船杆一起掉在河中。在短短的几秒钟,也没能想得太多,用力地把杆一拔,船只晃了一下,脚下一滑,失去平衡。眼睁就掉进河里,我蹲了下来,心脏扑通扑通地在耳边响着。这一下,我把船里的朋友都吓了一跳。 以为一切都安好时,没想到我们得逆河把船撑回去,加上风是那么毫不留情地吹着,让我们无能为力地看着我们的船不进而退。船只在逆水而行时,显得有点失控,有时以”z” 形前进,有时只顾在河中打转。原来除了失去船杆与掉进河里,把船撑进垂落在河畔旁的树叶里,也是挺狼狈的。船里的我们,很无辜地回避着树枝与树叶。负责撑船的那一人,除了忙着道歉,也得小心长长的船杆不被勾在树枝间。毫不容易,我们终于把船只撑离树丛。想想那画面,还蛮搞笑的。 大约两小时,我们终于把船撑回学院。在康河撑船,是一新的体验。河畔那悠闲的美,船间的那份刺激,是那么矛盾。就像人生一样,一帆风顺间穿夹着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