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Articles

April 22, 2017

魔法学院 – Oxford, The Magical School

到过剑桥,怎能错过牛津呢? 牛津大学,是哈利波特的电影拍摄地点。所以有点不理智的,自个儿搭了来回八小时的巴士到牛津走走。为了能早点到达牛津,一早就搭了六点的巴士,迷迷糊糊地 买了星巴克 (Starbucks)的早餐与咖啡,就上巴士了。 其实我不介意呆在长途巴士上数小时,但唯一不想面对的是在途中得急着上厕所。偏偏英国的巴士特别守规 矩,该停的时候才停,而且停留的地方也未必是有公共厕所。我心想,我从早到现在,三个小时,就只喝了那么的一杯咖啡,口水都不该多吞,就为了避免得在巴士 上想上厕所的噩梦,谁知还是发生了。所以从那刻起,变得坐立不安的,努力地催眠自己睡觉。这时,路易斯来电问我是否到了牛津,我很委屈地告诉他,还有半小 时,但因为我得上厕所,时间过得有似三秋。路易斯却说为何不到巴士上的厕所。我这时才往后看了看,哎哟,原以为他只是开玩笑,谁知巴士后真的有公厕,我却 傻呼呼地憋了几个小时。哎。。。来到牛津,不想很有规划地跑遍每一个角落,只想潇洒一点的,走到哪儿就看什么,只要会回到巴士站就好。牛津比剑桥大一些,街道也宽阔很多,旅客也似乎比较多。来到牛津的”Covered Market”,跟剑桥的“Market Square”很不一样,牛津的”Covered Market”是室内的,商品也比较多种类,从食物到日常用品,从衣服到手信。我到了手信精品店,看见许多印着”I love Oxford”。 其实只要了解牛津剑桥的历史,就能明白为何牛津与剑桥大学息息相关。牛津大学是位于英国牛津合议研究型大学。教学的依据,早在1096年,是在英语世界中 最古老的大学,和世界第二现存最古老的大学。当亨利二世禁止英国学生就读巴黎大学后,牛津大学的声誉就迅速提升。在1209年,因为学生和牛津乡亲之间的 纠纷,一些学者逃到东北剑桥,在那里建立了后来的剑桥大学。两个“古大学”经常共同称为“Oxbridge”。所以这是我执意要到牛津走一趟的原因。来到牛津,这里的学院设计十分相似,与剑桥相比,牛津大学有38所学院。 牛津也占有牛津也占有在世界上最大大学出版社,和英国最大的学术图书馆系统。牛津与剑桥之所以著名,是因为牛津大学已培养了许多著名的校友,其中包括27 位诺贝尔奖获得者,26位英国首相以及许多外国元首,而剑桥大学赢得了85-88个诺贝尔奖。不知不觉地来到牛津大学在英国最大的大学图书馆系统,并与超 过11万册,牛津大学集团 (Bodleian group)是在英国第二大的图书馆。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后,牛津大学图书馆(Bodleian Library)是一个合法存库,这意味着它有权要求每本书在英国出版的免费副本。其实左拍右拍的,还不是都一样,但难得来到这里,为了补偿八小时的旅 程,当然得在牛津大学图书馆前拍个十几张照片才甘心。加上在神学院(Divinity School)是四部哈利波特电影里霍格华兹的医务室,也是McGonnagal教授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里教导学生跳 […]
April 22, 2017

巴塞罗那的情人节 – Valentine in Barcelona

在外留学,除了读书,交朋友以外,最难忘的当然是到处旅游观光。在情人节的那个星期,我与友人约定到巴塞罗那走一趟。为何巴塞罗那?因为听闻巴塞罗那是一充满艺术文化的都市,有着希奇古怪设计的建筑物,绝对是一游的名胜地。我们手忙脚乱地把行李整理好,就匆匆地赶到机场。从英国伦敦飞到巴塞罗那不久,只需两个小时多。下了飞机,我们就兴致勃勃的,直到我们发现不晓得得在哪个站下车。因为语言不通,路上的西班牙人不太明白英文,我们在原地里来回打转了很久,才成功地找到酒店。 放了行李,我们分秒必争,决定到附近著名的La Rambla大道。La Rambla 大道从加泰罗尼亚广场开始, 结束于哥伦布Vell港口的海港纪念碑。有许许多多的小巷,小巷两旁都是面积不大,但很精致的店屋。La Rambla的每条小巷几乎都是一样,我们左穿右钻地,很快就迷失在La Rambla的人群里。La Rambla虽然不是一个壮观的景象,但却让我们能非常愉快地漫步,感受巴塞罗那人的心跳。在La Rambla随性地漫游,不时会发现新奇的事物。我们来到了一间用广告布条做出各式各样物品的店屋。广告布条的颜色七彩缤纷,让人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Las Rambla大道,白天和傍晚完全安全的,可以免费参观。虽然在Las Rambla漫步,是悠闲的,但有人贴得太靠近时,我们还是会紧张悉悉的,担心La Rambla大道和附近地铁站的扒手。 离别La Rambla, 来到教堂圣家堂 (SagradaFamilia),巴塞罗那十大旅游景点之一。看着长长的队伍,想到买票还得排上好几小时,心里就想打消到教堂圣家堂的念头。但已经站在教堂圣家堂旁的我们,还是有点不甘心就此离去。机灵一动,我们到附近的咖啡店,上网订购了入门票,省下了排队的时间,在教堂圣家堂附近走走。回头看看那些在烈日当头的旅客,不禁暗自偷笑。未完成的教堂圣家堂,是由安东尼高迪100多年前设计的。这非常不寻常的建筑是巴塞罗那最有名的和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华丽的圣家堂内部在2012年被开放,但仍然是正在修建,在2013年18个塔顶,只有8塔已完成。高迪在1926年悲惨地死去被击中电车后, 教堂是15%到25%之间完成,我们去参观时依然在建筑中。我们进入教堂圣家堂,仿佛进入童话般的世界。教堂圣家堂的风格不同地比作西班牙晚期哥特式。内部的列是一个独特的高迪的设计。抬头仰望,教堂圣家堂的天花板,是以树木为概念,株子像是一棵棵的树干,仿佛进入一片被石膏化的树林中。教堂圣家堂内, 基本上无表面是平坦的, 纹饰是全面的,丰富的,包括在抽象的形状相结合流畅的曲线和锯齿状点。即使是细节层面的工作,如铁栏杆的阳台和楼梯都充满曲线美的阐述。让人感叹不已。
April 22, 2017

草边的眼泪 – Tears Beside The Bush

风依然吹着,转眼第一学期的硕士课程已告一段落。在等待成绩的那段日子,是有点煎熬。说不上是坐立不安,只是贪婪的心,还是渴望能在剑桥法律学院成为佼佼者。当儿,因为马币贬值,一英磅得用大约五零吉五十仙换取,在没有奖学金的帮助下,在这里花费,不能随心所欲。想当年敦马哈迪的2020宏愿,只剩下仅仅的六年,看着今天的大马经济,成为先进国,是否还是遥不可及? 在剑桥遇见了不少大马的留学生,他们都是大马的精英。但不少却是新加坡或英国的奖学金学者,看着大马的精英一度的流逝,感到心疼。在假期间,我不断地申请工作,希望能在英国的一间律师楼工作,一来能吸取异国的法律经验,二来能尽快地还清父母支助的学费。这里的英国楼申请律师过程比起大马楼申请申请律师过程来得不容易。旦旦填写一间律师楼的网上表格,就得花上三到四小时。我连续几天,呆在图书馆一整天,交了几份申请表格。有时挨到深夜才拖着半睡半醒的身子,回到房里。有时,明明看了几遍的表格,确认没有错误才能呈上,但偏偏在按了“submit”以后,才看见小差错。那时的心情是那么的纳闷,生气自己的不够细心,也为白花了几小时的申请过程而痛心。渴望能在英国工作的心,日益续增,不是不想回大马,只是希望能在英国呆久一些,体验还没能体验的人生旅程。 在第二学期的开始,课程有点忙碌,加上还得申请工作,有时觉得时间紧闭的有点让人窒息。一天的早晨,坐在达为尼学院图书馆前的草地,和家人联系,慰问着家里的状况。说着说着,在草地上哭了。我为二十几岁的自己感到惭愧,没能寄钱回家,没能陪家人过节。很多时候,许多芝麻小事,都也只能一笑置之,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更没有多余的精力。每当疲惫地想哭时,提醒自己,能在这里为下一个梦想奋斗,也是一种幸福。Nick Vijucic 曾经这么说过,人生最有意义的两天是,我们出生的那一天与我们明白我们出生的目的。我不想只做度日子的律师,我希望我能以我的能力,为世界做些什么,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 一月匆匆的过去了,考试成绩公布,心也终算定了下来。律师楼接二连三地给予答复,有的委婉地拒绝,有的答应面试却未能协助获取工作准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心情又起又落的。感谢至少有面试的机会,却也为美中不足而难免失落。为人晓得努力后的结局,但没有结果肯定是不奋斗的定局。不管能否成功,是要尽最大的努力,也算是问心无愧。由于Master of Corporate Law的课程比较特殊,我们的在每个学期准备两个考试。严格来说,我们只有八个星期熟悉两个科目。当儿,还有Deals Course和另一科Master of Law 的科目,所以一共得兼顾四个科目。Deals Course是一科非常实践的科目,课程包括分析各种不同的公司合约,除了要呈交报告,之后还得在指定的律师们前呈现报告。 由于班上有几位是经验丰富的异国律师,有时我终在他们发问的问题当中迷失方向。脑袋明明已经搅着讲师所给予的课文,经他们一问,有时看着一来一回的答复,留在脑袋的仿佛只剩下许多问号。很明显的,我还的加倍地努力。 在这里,遇见的会是合拍的朋友,也会是嘻嘻哈哈胡闹的姐妹,可贵的是会替你擦眼泪的知己。掉落在草边的眼泪,不会是永远的,随风一吹而消失,就像为梦想奋斗的失败,不会是持久的,因为成功的过程,难免失败的眼泪。希望一切安好!
April 22, 2017

秋叶缠书房 – Book Empire in Autumn

剑桥的秋天逐渐落幕,迈进的是刺骨的冬天。在这短短的期间,深深体会到时间的飞逝。一瞬间,第一学期就快告一段落,这也意味着考试的到来,学子们在法律图书馆 (Squire Law Library)的身影也同时剧增。即将面临考试的我,图书馆成了我形影不离的伴侣。拥有三层的Squire Law Library,我独爱低层,因为这里是法律系学生聚集的中心,所以在压力迫心的当儿,不会感到只有自己孤肩作战。Squire Law Library 有着它独特的建筑设计,围着图书馆的是透彻的玻璃。早晨,暧暧的阳光透射过冰冷玻璃,渐渐地把图书馆暖和。我总觉得在里边温习,就仿佛是温室里的小花,加上被玲琅满目的书籍包围着,是另类在学习上的鼓舞。 虽然这图书馆有着摩登的设计,但却实际上有着百年的历史。Squire Law Library 在1904年成立,至今成为世界首要的资料研究收集所。拥有八千多愈的书册,却有毫不马虎的分类与细腻的书丛标签。完善的电脑系统,提供详尽的法律资料库 (online legal resources)和全面的法律案例,使Squire Law Library一度成为英国三大之一的法律学术资料研究收集所。 达尔文图书馆 由于法律图书馆的规模很大,所以在法律图书馆里工作的管理员都是老练的。他们总是笑容可掬,我格外喜欢他们用着英式口音打招呼,是亲切即窝心。他们总是在我头绪纷繁,迷失在茫茫的书籍中时,乐意地给予指引。剑桥法律学院也时常编排资料研究收集训练,让法律系学生能实用法律资料库,这方面的技能与经验,大多数只有在律师楼工作时,才能自我摸索,明白如何精准地寻找案例和有关条例。能在此处埋头苦读,有的是毕生的荣幸,即使是丁点的怨言都会让人觉得生在福中不知福。除了法律图书馆,达尔文学院的学院图书馆也成为我来回的地方。达尔文图书馆的规模比较小,却是个有着家的感觉。从外看着达尔文图书馆,它像是被枫叶攀缘茎拂拭着的别墅,透红色的枫叶衬托图书馆褐色的砖砌墙。   在墙脚边,是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形成了独一无二的秋天画。达尔文图书馆只有两层,书籍摆放在低层,而二楼是学习处。达尔文图书馆的二楼, 有着横形的长玻璃窗。透过玻璃,看见的是窗外的剑桥著名的康河,河中有着成双成对的天鹅,相伴相生的鸳鸯。这一切,都是我喜爱在达尔文图书馆里温书的原因。达尔文图书馆的书籍比较大众化,从历史到设计,从人文至地理,比比皆是。由于达尔文图书馆只开放给达尔文学院生,其他的法律学生不能随意进出达尔文图书馆。在这里,能有比较多机会和不同科系的学者们交流,是个增广生活圈子的好地方。倘然,由于达尔文的学院生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大家都说着自家的口音。他们来自加拿大,南美洲,台湾,中国,泰国,非洲,澳洲与欧洲等等。虽然大家说着的都是英文,但有时因为口音的差异和言语的区别,往往闹了不少笑话。这就是可爱的剑桥,它在世界各地,挑选的国家的精英,聚集了人们各地的文化,配备数一数二的学习设备,让我更想在这里好好地把握每一个能自我提升的机会。
April 22, 2017

消失的童话 – The Faded Fairytales

回想三年前,在法律系的学妹,偶然汹涌我到剑桥大学生造。想着当时看着她述说剑桥的美,如今还是历历在目。那时的我,听着那抽象的剑桥,虽然感谢学妹的抬举,但懦弱的心是那么地想:“我? 剑桥? ” 即使学妹的鼓励,我并没有马上申请剑桥,我只是把剑桥的美,当作一个道听途说的生活故事。其实,说到心底,是自尊心的作祟,害怕在尝试中面对挫败,所以在还未尝试前,自我宣告退出。三年的我,只在网上,下载了一张剑桥国王学院的照片,贴在我的许愿板上,心想看着也算暂且满足我的虚荣心吧! 在吉隆坡工作的那一年,偶然遇见从UCL生造回马的Joe, 再一次的提到了剑桥。又再一次的偶然,在表姐的婚礼,遇见表姐夫,听着到他述说剑桥。这个陌生的名字,像回旋曲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在我耳边回旋不去。心里一震,想想人生真的有那么多的“偶然”吗? 就是那么一次又一次的“偶然”,点燃了我想为一个像城堡般的大学,童话似的都市而奋斗。俗语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人生是如此的奥妙,这一刻的梦,或许是下一章的人生的开始。生命中的每一人,所说的话,仿佛不是偶然的,而像是上天送出的信息,或是潜意识的催使,让我想要尝尝心想事成的欲望。这一路走来,有着多少泪水攒积了失落与担忧,也有着不少想把持着的欢笑,为我这一生写下了漂亮的点点滴滴。在忙碌的律师楼工作,时间是永远不够似的,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还得填写着入学表格,一填就时好几个小时。好几次,疲惫不堪的我都是在放弃的边缘,但也因为看着花了好几个小时填好的前几页,说服了自己拿出一不做,二不休的精神。 填写申请表格,只是挑战的开端,过程中,谁也不晓得结局是如何。人生每做的一个决定,就像一个赌局,是输是赢,最先还是要有敢于下注的决心, 不然即使有在多的筹码,也是毫无用武之地。在等待剑桥大学的答复期间,深深体会坐立不安的煎熬。整整三个月,在毫无讯息的迷朦中,一天天地安慰自己,只要还未得知真正消息前,都还是有希望的。然而,偏偏澳洲大学的开课时期比英国大学早几个月,我此刻推迟了澳洲大学,若事后上不了剑桥,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抱着对剑桥大学的期待,却看着澳洲大学的入学截止日期一天一天地逼近,心中的无奈,是多么的有口难言。在这么的一天,我下定决心,把剑桥的迟迟不回复,当作是无形的婉拒, 有的是哽在喉咙里的眼泪,说不出的是嘴里的苦涩。 剑桥的美,是否就这样,只是保留在所看到的照片里,如此的靠近,却是那么的遥远。难道之前所谓的 “信息”,只是我的自作聪明? 既然如此,就纳交澳洲大学入学手续费,一来做个了断,二来暂别对剑桥的念念不忘。带着烦絮的心情,茫然地检查电邮件,鉴定准确的入学手续费。在电邮件堆里,突然瞄见了剑桥的名字,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心里一阵涟漪,心脏好像换了位置一样,在耳边跳动。我小心翼翼地读着剑桥寄来的邮件,看了好几遍,才大胆地掠过嘴角一笑。接着捧着ipad, 傻笑了三十秒,突然想到,”不对,我该不会看错吧?” 又打开邮件,看了又看,又傻笑了几十秒, 确定我看到的是录取信。我,不得不再次“相信”,相信在我们的生活里,没有遥不可及的梦,只有不敢梦的我们。因为剑桥,做在这里, 写着一笔一字的我,此刻就像活在梦幻中的童话。我,不能不打从心里,感谢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贵人,也许是他们的鼓励,也可能是他们的挑衅, 都是一个个连成梦想的句点。 其实,所谓的 “心想事成”,梦想的第一步,就是先得有勇气去梦去想。我在剑桥爱上了看着生命里,每件事是如何魔法般地隐引我们到达我们想要的目的地。人生千万个如果,所以,没有达不到的梦想,只有不敢放阔心胸去想的自己。在这里,我要再次寻找消失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