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Articles

April 22, 2017

草边的眼泪 – Tears Beside The Bush

风依然吹着,转眼第一学期的硕士课程已告一段落。在等待成绩的那段日子,是有点煎熬。说不上是坐立不安,只是贪婪的心,还是渴望能在剑桥法律学院成为佼佼者。当儿,因为马币贬值,一英磅得用大约五零吉五十仙换取,在没有奖学金的帮助下,在这里花费,不能随心所欲。想当年敦马哈迪的2020宏愿,只剩下仅仅的六年,看着今天的大马经济,成为先进国,是否还是遥不可及? 在剑桥遇见了不少大马的留学生,他们都是大马的精英。但不少却是新加坡或英国的奖学金学者,看着大马的精英一度的流逝,感到心疼。在假期间,我不断地申请工作,希望能在英国的一间律师楼工作,一来能吸取异国的法律经验,二来能尽快地还清父母支助的学费。这里的英国楼申请律师过程比起大马楼申请申请律师过程来得不容易。旦旦填写一间律师楼的网上表格,就得花上三到四小时。我连续几天,呆在图书馆一整天,交了几份申请表格。有时挨到深夜才拖着半睡半醒的身子,回到房里。有时,明明看了几遍的表格,确认没有错误才能呈上,但偏偏在按了“submit”以后,才看见小差错。那时的心情是那么的纳闷,生气自己的不够细心,也为白花了几小时的申请过程而痛心。渴望能在英国工作的心,日益续增,不是不想回大马,只是希望能在英国呆久一些,体验还没能体验的人生旅程。 在第二学期的开始,课程有点忙碌,加上还得申请工作,有时觉得时间紧闭的有点让人窒息。一天的早晨,坐在达为尼学院图书馆前的草地,和家人联系,慰问着家里的状况。说着说着,在草地上哭了。我为二十几岁的自己感到惭愧,没能寄钱回家,没能陪家人过节。很多时候,许多芝麻小事,都也只能一笑置之,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更没有多余的精力。每当疲惫地想哭时,提醒自己,能在这里为下一个梦想奋斗,也是一种幸福。Nick Vijucic 曾经这么说过,人生最有意义的两天是,我们出生的那一天与我们明白我们出生的目的。我不想只做度日子的律师,我希望我能以我的能力,为世界做些什么,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 一月匆匆的过去了,考试成绩公布,心也终算定了下来。律师楼接二连三地给予答复,有的委婉地拒绝,有的答应面试却未能协助获取工作准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心情又起又落的。感谢至少有面试的机会,却也为美中不足而难免失落。为人晓得努力后的结局,但没有结果肯定是不奋斗的定局。不管能否成功,是要尽最大的努力,也算是问心无愧。由于Master of Corporate Law的课程比较特殊,我们的在每个学期准备两个考试。严格来说,我们只有八个星期熟悉两个科目。当儿,还有Deals Course和另一科Master of Law 的科目,所以一共得兼顾四个科目。Deals Course是一科非常实践的科目,课程包括分析各种不同的公司合约,除了要呈交报告,之后还得在指定的律师们前呈现报告。 由于班上有几位是经验丰富的异国律师,有时我终在他们发问的问题当中迷失方向。脑袋明明已经搅着讲师所给予的课文,经他们一问,有时看着一来一回的答复,留在脑袋的仿佛只剩下许多问号。很明显的,我还的加倍地努力。 在这里,遇见的会是合拍的朋友,也会是嘻嘻哈哈胡闹的姐妹,可贵的是会替你擦眼泪的知己。掉落在草边的眼泪,不会是永远的,随风一吹而消失,就像为梦想奋斗的失败,不会是持久的,因为成功的过程,难免失败的眼泪。希望一切安好!
April 22, 2017

秋叶缠书房 – Book Empire in Autumn

剑桥的秋天逐渐落幕,迈进的是刺骨的冬天。在这短短的期间,深深体会到时间的飞逝。一瞬间,第一学期就快告一段落,这也意味着考试的到来,学子们在法律图书馆 (Squire Law Library)的身影也同时剧增。即将面临考试的我,图书馆成了我形影不离的伴侣。拥有三层的Squire Law Library,我独爱低层,因为这里是法律系学生聚集的中心,所以在压力迫心的当儿,不会感到只有自己孤肩作战。Squire Law Library 有着它独特的建筑设计,围着图书馆的是透彻的玻璃。早晨,暧暧的阳光透射过冰冷玻璃,渐渐地把图书馆暖和。我总觉得在里边温习,就仿佛是温室里的小花,加上被玲琅满目的书籍包围着,是另类在学习上的鼓舞。 虽然这图书馆有着摩登的设计,但却实际上有着百年的历史。Squire Law Library 在1904年成立,至今成为世界首要的资料研究收集所。拥有八千多愈的书册,却有毫不马虎的分类与细腻的书丛标签。完善的电脑系统,提供详尽的法律资料库 (online legal resources)和全面的法律案例,使Squire Law Library一度成为英国三大之一的法律学术资料研究收集所。 达尔文图书馆 由于法律图书馆的规模很大,所以在法律图书馆里工作的管理员都是老练的。他们总是笑容可掬,我格外喜欢他们用着英式口音打招呼,是亲切即窝心。他们总是在我头绪纷繁,迷失在茫茫的书籍中时,乐意地给予指引。剑桥法律学院也时常编排资料研究收集训练,让法律系学生能实用法律资料库,这方面的技能与经验,大多数只有在律师楼工作时,才能自我摸索,明白如何精准地寻找案例和有关条例。能在此处埋头苦读,有的是毕生的荣幸,即使是丁点的怨言都会让人觉得生在福中不知福。除了法律图书馆,达尔文学院的学院图书馆也成为我来回的地方。达尔文图书馆的规模比较小,却是个有着家的感觉。从外看着达尔文图书馆,它像是被枫叶攀缘茎拂拭着的别墅,透红色的枫叶衬托图书馆褐色的砖砌墙。   在墙脚边,是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形成了独一无二的秋天画。达尔文图书馆只有两层,书籍摆放在低层,而二楼是学习处。达尔文图书馆的二楼, 有着横形的长玻璃窗。透过玻璃,看见的是窗外的剑桥著名的康河,河中有着成双成对的天鹅,相伴相生的鸳鸯。这一切,都是我喜爱在达尔文图书馆里温书的原因。达尔文图书馆的书籍比较大众化,从历史到设计,从人文至地理,比比皆是。由于达尔文图书馆只开放给达尔文学院生,其他的法律学生不能随意进出达尔文图书馆。在这里,能有比较多机会和不同科系的学者们交流,是个增广生活圈子的好地方。倘然,由于达尔文的学院生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大家都说着自家的口音。他们来自加拿大,南美洲,台湾,中国,泰国,非洲,澳洲与欧洲等等。虽然大家说着的都是英文,但有时因为口音的差异和言语的区别,往往闹了不少笑话。这就是可爱的剑桥,它在世界各地,挑选的国家的精英,聚集了人们各地的文化,配备数一数二的学习设备,让我更想在这里好好地把握每一个能自我提升的机会。
April 22, 2017

消失的童话 – The Faded Fairytales

回想三年前,在法律系的学妹,偶然汹涌我到剑桥大学生造。想着当时看着她述说剑桥的美,如今还是历历在目。那时的我,听着那抽象的剑桥,虽然感谢学妹的抬举,但懦弱的心是那么地想:“我? 剑桥? ” 即使学妹的鼓励,我并没有马上申请剑桥,我只是把剑桥的美,当作一个道听途说的生活故事。其实,说到心底,是自尊心的作祟,害怕在尝试中面对挫败,所以在还未尝试前,自我宣告退出。三年的我,只在网上,下载了一张剑桥国王学院的照片,贴在我的许愿板上,心想看着也算暂且满足我的虚荣心吧! 在吉隆坡工作的那一年,偶然遇见从UCL生造回马的Joe, 再一次的提到了剑桥。又再一次的偶然,在表姐的婚礼,遇见表姐夫,听着到他述说剑桥。这个陌生的名字,像回旋曲一样,一次又一次地在我耳边回旋不去。心里一震,想想人生真的有那么多的“偶然”吗? 就是那么一次又一次的“偶然”,点燃了我想为一个像城堡般的大学,童话似的都市而奋斗。俗语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人生是如此的奥妙,这一刻的梦,或许是下一章的人生的开始。生命中的每一人,所说的话,仿佛不是偶然的,而像是上天送出的信息,或是潜意识的催使,让我想要尝尝心想事成的欲望。这一路走来,有着多少泪水攒积了失落与担忧,也有着不少想把持着的欢笑,为我这一生写下了漂亮的点点滴滴。在忙碌的律师楼工作,时间是永远不够似的,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还得填写着入学表格,一填就时好几个小时。好几次,疲惫不堪的我都是在放弃的边缘,但也因为看着花了好几个小时填好的前几页,说服了自己拿出一不做,二不休的精神。 填写申请表格,只是挑战的开端,过程中,谁也不晓得结局是如何。人生每做的一个决定,就像一个赌局,是输是赢,最先还是要有敢于下注的决心, 不然即使有在多的筹码,也是毫无用武之地。在等待剑桥大学的答复期间,深深体会坐立不安的煎熬。整整三个月,在毫无讯息的迷朦中,一天天地安慰自己,只要还未得知真正消息前,都还是有希望的。然而,偏偏澳洲大学的开课时期比英国大学早几个月,我此刻推迟了澳洲大学,若事后上不了剑桥,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抱着对剑桥大学的期待,却看着澳洲大学的入学截止日期一天一天地逼近,心中的无奈,是多么的有口难言。在这么的一天,我下定决心,把剑桥的迟迟不回复,当作是无形的婉拒, 有的是哽在喉咙里的眼泪,说不出的是嘴里的苦涩。 剑桥的美,是否就这样,只是保留在所看到的照片里,如此的靠近,却是那么的遥远。难道之前所谓的 “信息”,只是我的自作聪明? 既然如此,就纳交澳洲大学入学手续费,一来做个了断,二来暂别对剑桥的念念不忘。带着烦絮的心情,茫然地检查电邮件,鉴定准确的入学手续费。在电邮件堆里,突然瞄见了剑桥的名字,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心里一阵涟漪,心脏好像换了位置一样,在耳边跳动。我小心翼翼地读着剑桥寄来的邮件,看了好几遍,才大胆地掠过嘴角一笑。接着捧着ipad, 傻笑了三十秒,突然想到,”不对,我该不会看错吧?” 又打开邮件,看了又看,又傻笑了几十秒, 确定我看到的是录取信。我,不得不再次“相信”,相信在我们的生活里,没有遥不可及的梦,只有不敢梦的我们。因为剑桥,做在这里, 写着一笔一字的我,此刻就像活在梦幻中的童话。我,不能不打从心里,感谢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贵人,也许是他们的鼓励,也可能是他们的挑衅, 都是一个个连成梦想的句点。 其实,所谓的 “心想事成”,梦想的第一步,就是先得有勇气去梦去想。我在剑桥爱上了看着生命里,每件事是如何魔法般地隐引我们到达我们想要的目的地。人生千万个如果,所以,没有达不到的梦想,只有不敢放阔心胸去想的自己。在这里,我要再次寻找消失的童话。
April 22, 2017

苏格兰的雨 – The Rain In Scotland

我走在绵绵的细雨中,两边的脸颊,因为幼腻却冰冷的雨珠,逐渐僵硬。灰蒙蒙的天空,像被盗走了颜色,回到了五十年代的黑白世界。冬天的雨,似乎洒多了份量。看着英国报道,许多地方发生了水灾,难免为与康河相伴的剑桥感到担忧。 雨,让独自走在街上的我,多了一分对家人的思念,想念爸爸撑的伞,妈妈对我湿衣裳的唠叨。然而,在地球的这一端,是得学会为湿淋淋的自己取暖。这次的新年,我决定在苏格兰度过,于是暂别了剑桥。为了省下的士费,一人拉着行旅箱,从学院逆风而行地走了四十分钟,终于到达火车站。不巧地与火车擦肩而过,下一趟的火车是一小时以后。在冬天的寒风里,脑袋似乎僵硬了一半,望着墙上的时钟,时针的规律好像因为天气,慢了半拍。一心只想着在火车到达以前,希望我还能感觉到手指头。在剑桥的日子,飞逝如箭,有时真令人怀疑有个时间徒盗,劫走了我们的光阴。 看看身边发生的一切,有的朋友衣锦还乡,展开事业,有的结婚生子。在我这年龄的朋友,好像都迈入人生的另一阶段。徜若我能活到年迈五十,我已经用尽了人生的一半。在告别2013的这几天,感触泛滥,即是不舍,却又兴奋。搭上去机场的火车,身体缓缓地暖和起来。外头下的是还绵绵细雨。就这样,一人搭了飞机,到达苏格兰与朋友们会合。我暂住在隔别七年的老友家,想不到没能在马来西亚相聚的我们,却在苏格兰再次相遇,是不可思议的缘分。老友淑霓,盛情地招待,准备了许多家乡佳肴,在引接新年的当儿,加重了对马来西亚的思念。 新年前夕的清早,我与剑桥的朋友,路易士在苏格兰会面。路易士担当导游,带我到赢得全世界最漂亮之美誉的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远看着巍峨竖立的大学,有着哈利波特里魔法学院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的影子, 即是古老,又是神秘。 University of Glasgow 在 1451 成立,有着将近四百多年的历史。与在1209 的剑桥大学相比,各自散发不同的古色古香。由于路易士是University of Glasgow 的毕业生,一路上尽是对自己又赞又夸。我俩因为好胜心,很快地陷入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状况里, 吹嘘着各自学院的美。我们到达Glasgow的市中心, 这里像个购物天国,到处都是名牌商店。由于是年末,减价的招牌是处处可见,路上的行人不因苏格兰的雨而减少,可见大家对血拚的决心与冲劲。我们在市中心漫游,毫无目标地闲逛着。因为外头下着雨,我们躲进了商店,好让因为寒风细雨而起尽鸡皮疙瘩的我们恢复正常。 在Glasgow的行程有点匆忙,我与淑霓在新年前夕匆匆到达爱丁堡 (Edinburgh),赶到倒数的庆典-Hogmonay。在细雨霏霏的爱丁堡,婺彩光沉的街灯透过幼嫩的雨珠,形成让人陶醉其中的夜景。我们来到庆典,人山人海,有的带上了啤酒,有的带上了2014搞怪的眼镜,等待新年的降临。我们在冷冷的庆典上,站了足足三小时,终于到了倒数的那一刻。
April 22, 2017

迷失在伦敦街头 – London Streets

迷失在伦敦街头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穿越人群中,试着在伦敦快速的脚步寻找节奏,却像布偶般半推半就地走向地铁站。汹涌的人潮,是黑白西装的上班族掺夹着五彩缤纷便装的旅客,形成快与慢不协调的步伐。耳边传来的是各国语言,叽哩咕噜的。 Official publication at enanyang website here. 望着手上伦敦地铁的地图,不同颜色的弦,有点混乱,密密麻麻的,让我觉得脑袋的神经开始纠缠。伦敦的拥挤与剑桥的恬静,截然不同。紧迫的都市生活,感觉冒汗的手心已濡湿手中的简历。我就像一般的女孩,来到人海茫茫的伦敦,为了一个面试,一份工作。 都市的繁华 面试的律师楼座落在伦敦著名的唐人街(Chinatown),擦肩而过的是各式的中国餐馆、面包店、超市、纪念品商店和其他中国人经营的企业。唐人街是威斯敏斯特市(City of Westminster)苏豪区的一部分,占据的面积围绕着杰拉德街(Gerrard Street)。看着这都市的繁华,百感交集,既是兴奋又有一点恐慌,心里犹豫自己是否有面对这个世界十大城市之一,大英帝国首都的能耐。 等了一会儿,终于来到律师楼。第一回的面试只进行了半小时,该律师要求我到伯明翰(Birmingham)会见另一位律师。我心里一沉,内心一度挣扎,耗了不少车程,欠下了人情,寄宿在友人的宿舍。上网查看去伯明翰的火车票———88英磅(约马币485令吉),自觉脸部不禁开始扭曲,开始深思这一切值不值得。 渺茫的梦想 用父母的血汗钱追求一个渺茫的梦想,心里的挣扎,开始动荡不安。每一个机会是梦想的开始,即使黯淡模糊,对我而言还是一线希望,一切的牺牲与努力,只愿能一登龙门,身价则升十倍。缓缓地在伦敦的街道上徘徊,都市诱惑,从香奈儿手提带到普拉达高跟鞋,从古奇香水到路易威登外套,对面试后麻木的心,不起作用。 不知不觉地来到人山人海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两旁的商店,若再加上一张无限额的信用卡,这将是购物天堂。牛津街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购物体验,令人兴奋的高阶时尚和国际品牌、周边产品、童装、技术及家居服装搭配。看着拥有超过一个半英里的高阶品牌,如Topshop和无尽的标志性百货公司,如Selfridges百货公司、约翰刘易斯、弗雷泽的众议院和马莎百货,心情有些舒缓。 唐人街 回到唐人街一饱眼福,这里的餐馆从高级餐厅到中国小吃,例如湾仔角的点心(Wan Chai Corner)、海外天的“脆皮鸭”(Crispy Duck)、黄麒的脆猪肉、四季(Four Seasons)的烤鸭等美食。在英国,想不到能在唐人街找到豆腐花,倒下热乎乎的糖浆,一股家乡的味道。食物不在于贵与廉,只在乎品尝后的那份回味,就像在这么多奢靡的餐厅中,为平凡不已的豆腐花而雀跃。 遨游哈罗德(Harrods),一家让全球消费者受宠若惊的一流服务的百货公司,拥有剧院,产品质量和无与伦比的国际品牌的选择。 既然来到伦敦,与其为将来的未知数烦恼,不如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好好看看这霸气的都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