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Articles

April 22, 2017

苏格兰的雨 – The Rain In Scotland

我走在绵绵的细雨中,两边的脸颊,因为幼腻却冰冷的雨珠,逐渐僵硬。灰蒙蒙的天空,像被盗走了颜色,回到了五十年代的黑白世界。冬天的雨,似乎洒多了份量。看着英国报道,许多地方发生了水灾,难免为与康河相伴的剑桥感到担忧。 雨,让独自走在街上的我,多了一分对家人的思念,想念爸爸撑的伞,妈妈对我湿衣裳的唠叨。然而,在地球的这一端,是得学会为湿淋淋的自己取暖。这次的新年,我决定在苏格兰度过,于是暂别了剑桥。为了省下的士费,一人拉着行旅箱,从学院逆风而行地走了四十分钟,终于到达火车站。不巧地与火车擦肩而过,下一趟的火车是一小时以后。在冬天的寒风里,脑袋似乎僵硬了一半,望着墙上的时钟,时针的规律好像因为天气,慢了半拍。一心只想着在火车到达以前,希望我还能感觉到手指头。在剑桥的日子,飞逝如箭,有时真令人怀疑有个时间徒盗,劫走了我们的光阴。 看看身边发生的一切,有的朋友衣锦还乡,展开事业,有的结婚生子。在我这年龄的朋友,好像都迈入人生的另一阶段。徜若我能活到年迈五十,我已经用尽了人生的一半。在告别2013的这几天,感触泛滥,即是不舍,却又兴奋。搭上去机场的火车,身体缓缓地暖和起来。外头下的是还绵绵细雨。就这样,一人搭了飞机,到达苏格兰与朋友们会合。我暂住在隔别七年的老友家,想不到没能在马来西亚相聚的我们,却在苏格兰再次相遇,是不可思议的缘分。老友淑霓,盛情地招待,准备了许多家乡佳肴,在引接新年的当儿,加重了对马来西亚的思念。 新年前夕的清早,我与剑桥的朋友,路易士在苏格兰会面。路易士担当导游,带我到赢得全世界最漂亮之美誉的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远看着巍峨竖立的大学,有着哈利波特里魔法学院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的影子, 即是古老,又是神秘。 University of Glasgow 在 1451 成立,有着将近四百多年的历史。与在1209 的剑桥大学相比,各自散发不同的古色古香。由于路易士是University of Glasgow 的毕业生,一路上尽是对自己又赞又夸。我俩因为好胜心,很快地陷入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状况里, 吹嘘着各自学院的美。我们到达Glasgow的市中心, 这里像个购物天国,到处都是名牌商店。由于是年末,减价的招牌是处处可见,路上的行人不因苏格兰的雨而减少,可见大家对血拚的决心与冲劲。我们在市中心漫游,毫无目标地闲逛着。因为外头下着雨,我们躲进了商店,好让因为寒风细雨而起尽鸡皮疙瘩的我们恢复正常。 在Glasgow的行程有点匆忙,我与淑霓在新年前夕匆匆到达爱丁堡 (Edinburgh),赶到倒数的庆典-Hogmonay。在细雨霏霏的爱丁堡,婺彩光沉的街灯透过幼嫩的雨珠,形成让人陶醉其中的夜景。我们来到庆典,人山人海,有的带上了啤酒,有的带上了2014搞怪的眼镜,等待新年的降临。我们在冷冷的庆典上,站了足足三小时,终于到了倒数的那一刻。
April 22, 2017

迷失在伦敦街头 – London Streets

迷失在伦敦街头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穿越人群中,试着在伦敦快速的脚步寻找节奏,却像布偶般半推半就地走向地铁站。汹涌的人潮,是黑白西装的上班族掺夹着五彩缤纷便装的旅客,形成快与慢不协调的步伐。耳边传来的是各国语言,叽哩咕噜的。 Official publication at enanyang website here. 望着手上伦敦地铁的地图,不同颜色的弦,有点混乱,密密麻麻的,让我觉得脑袋的神经开始纠缠。伦敦的拥挤与剑桥的恬静,截然不同。紧迫的都市生活,感觉冒汗的手心已濡湿手中的简历。我就像一般的女孩,来到人海茫茫的伦敦,为了一个面试,一份工作。 都市的繁华 面试的律师楼座落在伦敦著名的唐人街(Chinatown),擦肩而过的是各式的中国餐馆、面包店、超市、纪念品商店和其他中国人经营的企业。唐人街是威斯敏斯特市(City of Westminster)苏豪区的一部分,占据的面积围绕着杰拉德街(Gerrard Street)。看着这都市的繁华,百感交集,既是兴奋又有一点恐慌,心里犹豫自己是否有面对这个世界十大城市之一,大英帝国首都的能耐。 等了一会儿,终于来到律师楼。第一回的面试只进行了半小时,该律师要求我到伯明翰(Birmingham)会见另一位律师。我心里一沉,内心一度挣扎,耗了不少车程,欠下了人情,寄宿在友人的宿舍。上网查看去伯明翰的火车票———88英磅(约马币485令吉),自觉脸部不禁开始扭曲,开始深思这一切值不值得。 渺茫的梦想 用父母的血汗钱追求一个渺茫的梦想,心里的挣扎,开始动荡不安。每一个机会是梦想的开始,即使黯淡模糊,对我而言还是一线希望,一切的牺牲与努力,只愿能一登龙门,身价则升十倍。缓缓地在伦敦的街道上徘徊,都市诱惑,从香奈儿手提带到普拉达高跟鞋,从古奇香水到路易威登外套,对面试后麻木的心,不起作用。 不知不觉地来到人山人海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两旁的商店,若再加上一张无限额的信用卡,这将是购物天堂。牛津街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购物体验,令人兴奋的高阶时尚和国际品牌、周边产品、童装、技术及家居服装搭配。看着拥有超过一个半英里的高阶品牌,如Topshop和无尽的标志性百货公司,如Selfridges百货公司、约翰刘易斯、弗雷泽的众议院和马莎百货,心情有些舒缓。 唐人街 回到唐人街一饱眼福,这里的餐馆从高级餐厅到中国小吃,例如湾仔角的点心(Wan Chai Corner)、海外天的“脆皮鸭”(Crispy Duck)、黄麒的脆猪肉、四季(Four Seasons)的烤鸭等美食。在英国,想不到能在唐人街找到豆腐花,倒下热乎乎的糖浆,一股家乡的味道。食物不在于贵与廉,只在乎品尝后的那份回味,就像在这么多奢靡的餐厅中,为平凡不已的豆腐花而雀跃。 遨游哈罗德(Harrods),一家让全球消费者受宠若惊的一流服务的百货公司,拥有剧院,产品质量和无与伦比的国际品牌的选择。 既然来到伦敦,与其为将来的未知数烦恼,不如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好好看看这霸气的都市。 […]
April 22, 2017

巴塞罗那之醉 – Drunk in Love, Only in Barcelona

我们来到安东尼高迪另一个生前的心血-奎尔公园 (Park Güell), 一个公共公园,原是商业不成功的宅基地。最初的想法是用60的房子建一个私人高级住宅的花园村,但于1923年园区被捐献给巴塞罗那的市议会作为一个公共公园。奎尔公园的游客人山人海,拍一张照,背景几乎都是人群,有点让我们哭笑不得。奎尔公园被列为世界遗产,被认为是高迪最艺术作品之一。公园的焦点是主阳台,一个长板凳由海蛇的形式包围。蛇板凳的曲线,我想就只能在这里看见。一瓷一瓦地贴蛇板凳,五颜六色的,让我不禁想起童话故事里的"糖果屋"。 看见高迪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能深深感受他的用心。听说,高迪到临死的那一刻,并不是腰缠万冠的,但他那分对设计的坚持与热爱,让他的作品,流传千古。 在巴塞罗那旅行其间,我还是不望了带上下一期的新科目-企业税收(Corporate Taxation)。听说这一科,是这么多科目当中最难的一科。当中包括了美国企业税收法制,德国企业税收法制与英国企业税收法制。我看了看一些新字眼,像"双重征税"(double taxation),实在有点担心下一期的表现。所以在旅行其间的晚上,用多余的时间温书。 虽然如此,再忙碌的课程中,也得喘喘气。在巴塞罗那的阳光下醒来,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虽然我们住在市中心,但空气还是很清新,很少看见巴塞罗那人抽烟。我们一早就饥肠辘辘地来到了大型的公共市场,通常简称为香格里拉的Boquería(La Boqueria)。听说该 La Boqueria是西班牙的苏塔特威拉地区和城市的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距离LaRambla大道,不远处的一个入口从里西奥,巴塞罗那歌剧院。我们一踏进LaBoqueria,有点被这所为的市场(Market)的规模给惊呆了。 我们一踏进LaBoqueria,有点被这所为的市场(Market)的规模给惊呆了。LaBoqueria并非像一般的市场,给人一种很落泊的样子,反之让人很舒适,心快朵仪。市场上的货,有非常多元化的选择。坐落在LaRambla ,无论是采购食材, 或是膳食还只是徘徊过,都让人有满足感。我们来到水果摊,看着各类的水果,转过身悄悄地问:"这水果是真的假的啊?"不同的水果堆在一起,不同的颜色,简直是一幅水果画。市场为疲惫的游客提供了食品, 从现成的新鲜水果到沙拉,从海中捞上螃蟹和龙虾。我这是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玲琅满目。我们在LaBoqueria用了早餐后,买了一些水果,就准备新一天的行程。巴塞罗那有转为旅客准备的Hop on Hop off 巴士,带我们到巴塞罗那的著名景点。 我们来到巴塞罗那的著名景点为游客一, 巴特洛公寓 (Casa Batlló)。巴特洛公寓是由安东尼·高迪的Passeig deGràcia大道,另一个是米拉之家设计了两9个伟大的建筑之一。从外面看巴特洛公寓的外墙看起来好像由头骨和骨骼组成。在“头骨”其实阳台, 而“骨头”则是所谓的的支柱。高迪在这栋楼使用的颜色和形状,在海洋生物中的灵感,他的创造力选择的外观颜色,是那些天然的珊瑚。 […]
April 22, 2017

圣诞的颜色 – The Christmas’ Colours

雾水贴上了冷冷的玻璃窗,形成了上万的水珠。窗外的大树们,是赤裸裸地竖立着,没有绿叶们的相伴,曲趣的树枝显得有点寂寞。路人们,都穿着厚厚的冬装,即使寒冷,大家似乎不忘时尚的装扮。红白绿,成了最普遍的颜色,闪闪发光的霓红灯,点缀着街道旁的店铺与餐馆,整个剑桥都是沉浸在圣诞的气息。从冬装到圣诞棉衣,从手套到靴子,百货公司的货物几乎都是色彩缤纷的,到处都是圣诞物品。走在剑桥城里,隐隐约约地能听见在路旁演艺的学生们唱着圣诞乐曲, 格外窝心。 由于考试已告一段落,大家都稍微慢下脚步,好好地享受温馨的圣诞。朋友们盛情邀请我到St Mary Magdelene College 的圣诞棉衣派对。我买了巧克力与糖果,成功克制了我的馋嘴,带上了它们到派对。派对里,大家有说有笑的,有的述说假期旅行行程,有的还在苦恼着考题,有的分享着人生哲学。共同的是大家手中的啤酒。我们这一科系的学者,有的来者尼加利雅,有的来自菲律宾,有的来自澳洲,不可思议的是那些有着多年经验的律师们,能放下身段,和初出茅庐的我们,玩成一块。此刻,让我敬佩的是他们的谦卑,他们的上进心。对他们而言,在剑桥,是互相学习,分享人生经历的地方,人人是平等的。 接下来的一系列的圣诞晚餐与派对,接二连三而来。我的行程是排得满满的。在夜长日短的冬天,阳光是特别可贵。下午三点半,眩间的黄昏,很快的被黑夜吞噬。街道上是渐渐疏散的人群,酒吧音乐缓缓地响起,一转瞬地热闹起来。我和一些新加坡的朋友们,各自带了食物,集聚一起,高谈阔论的。在离千里之外的家,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朋友,有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亲切感,也许是语言和文化的共同,在一起,多了一分归属感。分享着美食的当儿,少不了炒热气氛的扑克牌。看着这些笑不可仰的未来国家栋梁,在撇开严肃面具后的脸孔,还是不缺孩儿般的天真。游戏当中,有被搞得迷迷糊糊的博士生,有着喋喋不休的医科系博士后,有不服输的工程系博士生,也有狡猾的法律系学生,因为大家的不同,沸腾了寒冷的夜晚。与这样的朋友,倒数圣诞,拥有非一般的意义。 我独自走在街道上,剑桥是是陷入无比宁静。原以为在圣诞节地迈进,城里会是闹哄哄的。出乎意料的是,剑桥像是被废弃的死城,像是没有了生命的气息。我战战兢兢地大步走向朋友家,脑袋浮现的是Resident Evil里的僵尸们。虽说剑桥的治安不错,不过独个儿走在无人的城里,总有一股驱之不去自我作祟的诡异。大约二十分钟,自导自演的我终于到达剑桥的大公园(Parker’s Piece),平安夜派对就转角。我庆幸在平安夜,我还是平安的。当晚,我们又再一次集聚在一起,享用丰富的晚餐:火鸡,薯条,乳酪蛋糕,比萨,巧克力,马卡龙,熏肉,红酒等等。晚餐后是游戏和电影,男生们沉迷在Hobbit当中,一旁是撒了满地的扑克牌,有人漫不经心地略过手中的扑克牌,有的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有的小心翼翼地规划着战略。 十二点的那一刻,大家互相祝贺,迎接圣诞节的降临。无法想象,这是我在剑桥的第一个圣诞节。圣诞节的当天,一早窝在图书馆,在Porter’s Lodge,拿了一大堆的免费巧克力糖果。在这里,减肥是我最大的考验。寒冷的冬天,要把自己拖出被窝是每天早晨的难题,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是第二波折,接着是梦游般地穿上运动衣,最后是在迷茫的雾水中跑步。一般上,能发生的只有两个可能性,一,在无法睁开眼睛的情况下,倒头大睡,说服自己明天一定会跑步;二,成功到外头跑了一圈,梦游似地回到学院。当然,圣诞节成了我不去跑步有力的借口,因为即使运动了,我回头还是会独享巧克力。 傍晚,我到拜访Ms Joy,与一些朋友度过传统的英式圣诞节。大家帮忙准备晚餐,铺上了红褐色格式餐桌,摆放好碟与餐具。第一次品尝着瑞士奶酪火锅,只是一片片的法国面包,点着锅里热烘烘的奶酪,黏黏的,简单却美味。配上沙拉与三文鱼,是一顿记忆满满的圣诞晚餐。晚餐后是甜品与热茶,我们与MsJoy一起看着Downtown Abbey,一边吃着甜品。每拿一块巧克力,我在心里暗暗地说服自己:“没关系,明天做运动!”。当然,第二天的运动是被抛到九霄云外的事了。红,白,绿,是圣诞的颜色,家人朋友炽热热的爱,让人一度忘记了冷冰冰的冬季。剑桥的圣诞,简单却温馨。在这里,献上迟来的浓浓祝福,给远方的家人与朋友:圣诞节快乐。
April 22, 2017

最后一次 – The One Last Time

剑桥的夏天,日长夜短,早晨6点,阳光已透过房间的窗口,照射在还在熟睡的脸蛋儿,太阳延长了高挂在空的时间,没过晚上10点,外头还是亮光光的。 5月的夏天,大家的衣着变得简单轻便,剑桥的草原,一天比一天地热闹起来。绿油油的草原,成了情侣约会的地方,一家大小共度天伦之乐的场所,金发蓝眼的小朋友们,蹦蹦跳跳的。 硕士课程渐渐来到了尾声,考试与呈交论文的日期逐渐逼近,环绕着学者们的无形压力日渐愈增。我除了考试,也忙着为把之前写过的文章,整理一番,希望能通过面子书“赢‧乐”专页,分享更多在剑桥发生的趣事与人生经验。 我呆在图书馆的时间变长,忙完考试,接下来的是硕士课程的报告。我与朋友们忙着讨论如何呈现报告,我们在模拟法庭内呆上几个小时,排练了一回,编改了几次。因为时间紧促,加上大家刚考完试,所以难免疲惫,零食在此刻把紧绷的气氛舒缓了一下。来自不同国度的朋友,各有千秋,在讨论过程中,各自敢于发表意见,让这次的讨论变得很有挑战性。 回到宿舍,已是晚上10点多,但还得排练,希望第二天能顺利地在一班经验丰富的律师们前呈现报告。第二天的一早,我自个儿在家排练了几次,来到了法学院,与朋友们做最后一次的排练。大家一身黑白西装,看起来十分专业。剑桥法学院一向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所以特意安排了午餐,让我们能有机会和教授们交流。大家有说有笑的,由于课程将近结束,大家对彼此的前程非常关心。有的打算回国,开始律师生涯,有的打算留在英国,希望能在这里有不一样的发展机会。 这次的社交活动,因为是最后一次与同班同学一起正式聚会,所以的确刻骨铭心。大家高谈阔论,一班不同年龄,不同国籍的朋友,能飞越千万里,聚在一起,想到离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日子越来越近,心里尽是开心却无尽的难过,此刻的矛盾,难以形容。真的希望能在剑桥多留一阵子,延长大家相聚的日子。大家从认真到胡闹,一遍遍都是我们这一班的专属的回忆。此次的聚会,是一生难能可贵的缘分。 午餐结束后,我们回到课室准备接下来的报告会,这次的特别嘉宾是来自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 Bruckhaus Deringer LLP)的律师们。我们几个人各自找了个角落,喃喃自语的,讲堂里是稀稀沙沙的耳语声。看着讲堂人数渐渐增加,心情开始紧张起来。很快的轮到我呈现报告,看着前5位的朋友们都信心满满地把任务完成,心里难免有一定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