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的颜色 – The Christmas’ Colours

April 22, 2017
华丽都市 –米兰 – Magnificent Milan
April 21, 2017
Go Girls! Ride and Rise
April 30, 2017

雾水贴上了冷冷的玻璃窗,形成了上万的水珠。窗外的大树们,是赤裸裸地竖立着,没有绿叶们的相伴,曲趣的树枝显得有点寂寞。路人们,都穿着厚厚的冬装,即使寒冷,大家似乎不忘时尚的装扮。红白绿,成了最普遍的颜色,闪闪发光的霓红灯,点缀着街道旁的店铺与餐馆,整个剑桥都是沉浸在圣诞的气息。从冬装到圣诞棉衣,从手套到靴子,百货公司的货物几乎都是色彩缤纷的,到处都是圣诞物品。走在剑桥城里,隐隐约约地能听见在路旁演艺的学生们唱着圣诞乐曲, 格外窝心。


由于考试已告一段落,大家都稍微慢下脚步,好好地享受温馨的圣诞。朋友们盛情邀请我到St Mary Magdelene College 的圣诞棉衣派对。我买了巧克力与糖果,成功克制了我的馋嘴,带上了它们到派对。派对里,大家有说有笑的,有的述说假期旅行行程,有的还在苦恼着考题,有的分享着人生哲学。共同的是大家手中的啤酒。我们这一科系的学者,有的来者尼加利雅,有的来自菲律宾,有的来自澳洲,不可思议的是那些有着多年经验的律师们,能放下身段,和初出茅庐的我们,玩成一块。此刻,让我敬佩的是他们的谦卑,他们的上进心。对他们而言,在剑桥,是互相学习,分享人生经历的地方,人人是平等的。

接下来的一系列的圣诞晚餐与派对,接二连三而来。我的行程是排得满满的。在夜长日短的冬天,阳光是特别可贵。下午三点半,眩间的黄昏,很快的被黑夜吞噬。街道上是渐渐疏散的人群,酒吧音乐缓缓地响起,一转瞬地热闹起来。我和一些新加坡的朋友们,各自带了食物,集聚一起,高谈阔论的。在离千里之外的家,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朋友,有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亲切感,也许是语言和文化的共同,在一起,多了一分归属感。分享着美食的当儿,少不了炒热气氛的扑克牌。看着这些笑不可仰的未来国家栋梁,在撇开严肃面具后的脸孔,还是不缺孩儿般的天真。游戏当中,有被搞得迷迷糊糊的博士生,有着喋喋不休的医科系博士后,有不服输的工程系博士生,也有狡猾的法律系学生,因为大家的不同,沸腾了寒冷的夜晚。与这样的朋友,倒数圣诞,拥有非一般的意义。

我独自走在街道上,剑桥是是陷入无比宁静。原以为在圣诞节地迈进,城里会是闹哄哄的。出乎意料的是,剑桥像是被废弃的死城,像是没有了生命的气息。我战战兢兢地大步走向朋友家,脑袋浮现的是Resident Evil里的僵尸们。虽说剑桥的治安不错,不过独个儿走在无人的城里,总有一股驱之不去自我作祟的诡异。大约二十分钟,自导自演的我终于到达剑桥的大公园(Parker’s Piece),平安夜派对就转角。我庆幸在平安夜,我还是平安的。当晚,我们又再一次集聚在一起,享用丰富的晚餐:火鸡,薯条,乳酪蛋糕,比萨,巧克力,马卡龙,熏肉,红酒等等。晚餐后是游戏和电影,男生们沉迷在Hobbit当中,一旁是撒了满地的扑克牌,有人漫不经心地略过手中的扑克牌,有的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有的小心翼翼地规划着战略。

十二点的那一刻,大家互相祝贺,迎接圣诞节的降临。无法想象,这是我在剑桥的第一个圣诞节。圣诞节的当天,一早窝在图书馆,在Porter’s Lodge,拿了一大堆的免费巧克力糖果。在这里,减肥是我最大的考验。寒冷的冬天,要把自己拖出被窝是每天早晨的难题,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是第二波折,接着是梦游般地穿上运动衣,最后是在迷茫的雾水中跑步。一般上,能发生的只有两个可能性,一,在无法睁开眼睛的情况下,倒头大睡,说服自己明天一定会跑步;二,成功到外头跑了一圈,梦游似地回到学院。当然,圣诞节成了我不去跑步有力的借口,因为即使运动了,我回头还是会独享巧克力。

傍晚,我到拜访Ms Joy,与一些朋友度过传统的英式圣诞节。大家帮忙准备晚餐,铺上了红褐色格式餐桌,摆放好碟与餐具。第一次品尝着瑞士奶酪火锅,只是一片片的法国面包,点着锅里热烘烘的奶酪,黏黏的,简单却美味。配上沙拉与三文鱼,是一顿记忆满满的圣诞晚餐。晚餐后是甜品与热茶,我们与MsJoy一起看着Downtown Abbey,一边吃着甜品。每拿一块巧克力,我在心里暗暗地说服自己:“没关系,明天做运动!”。当然,第二天的运动是被抛到九霄云外的事了。红,白,绿,是圣诞的颜色,家人朋友炽热热的爱,让人一度忘记了冷冰冰的冬季。剑桥的圣诞,简单却温馨。在这里,献上迟来的浓浓祝福,给远方的家人与朋友:圣诞节快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eight =